當前位置:宵月小說 > 都市 > 冷宮廢後養娃日常冷落月鳳城寒 > 第922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宮廢後養娃日常冷落月鳳城寒 第922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鳳城寒一扭頭,便看到了的冷落月籠罩在陰影裡的完美側顏,睫若蝶翅,鼻若玉蔥,睡著時飽滿粉嫩的微張,微噘,像是在無聲地發出邀請。

“咕……”他喉結上下一動,發出吞嚥聲,舔了舔乾澀的唇。

腦子裡不由回想起這雙唇的滋味,很軟,很甜,很香……

曾經和彆的嬪妃湊得太近時,他聞到過難聞的口氣,故而就算以前為了做戲,與嬪妃同榻而眠,他也會保持距離,不想再聞到口氣。

但她的嘴是香的,就算現在她們離得這麼近,她吐出的氣也是香的,淡淡的香。

這大抵就是所謂的吐氣如蘭了……

鳳城寒頭微低,想要吻上去,但是他趟得比較高,人若不往下睡一點兒,就算把脖子對摺也吻不上去。

他身上有小貓兒,胳膊又被冷落月抱著,若是挪動,極有可能會將二人驚醒。

作為一個要麵子的人,他可不想被人發現,他想偷親人這件事,就算是兒子也不想。

努力了一下發現吻不到唇,備受桎梏的鳳城寒放棄了,在她光潔的額頭上印上一吻,認命地閉上了眼睛。

覺得這夜,格外的漫長。

夜已深,除了巡邏的侍衛和值夜的宮女太監,整個皇宮的人都睡下了。

許婕妤躺在空曠的床榻上,翻來覆去的,不是睡不著,而是在等人。

她體恤宮人,從來都不讓宮人守夜,此時她這天香殿的宮人也都睡下了。

“咯吱……”窗戶被推開聲音想起,許婕妤猛地在床上坐了起來。

須臾一個黑色的高大身影,便走到了床邊,藉著透過菱格窗上的青紗照進屋內的月光,看到了床上坐著的許婕妤,二話不說便撲了上去,將許婕妤抱了個滿懷。

“可人兒,可想死我了。”一張嘴的,一邊說著好聽的話,一邊在許婕妤的臉上拱著,宛如豬拱白菜。

她們見麵是有暗號的,若許婕妤想他了,便去禦花園把帕子丟在月季花壇中,他瞧見了,夜裡便會前來相會。

之所以會用這個做暗號,是因為他與許婕妤的相識,便源於她的帕子掉了,被風吹到了月季花花壇的中間。

他不顧月季花枝上的刺,入花壇,將帕子撿了出來,身上卻被刺劃傷。

還帕子的時候和許婕妤便對上眼了,許婕妤的眼神有些羞澀,又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,從他手中拿過帕子時,指腹還滑過了他的掌心,衝他盈盈一笑。

他的一顆心就被撥動了。

冇過幾日,他又在花壇邊遇到了許婕妤,當時正好起風,她手一鬆,手中的帕子便又吹入了花壇之中。

那一夜,他壯著膽子偷偷潛入了天香宮。

他已經有半個多月冇有看到帕子了,心中不但思念得緊,也很是擔心,擔心她是有了彆的人纔不找自己了。

今日看到了暗號,心中喜不自勝,等到巡完邏換班休息時,便尋了個藉口,離開休息的寮房,避著人偷偷摸到了天香宮來。

一瞧見許久不見的可人兒,更是心癢難耐,隻想好好與其溫存一番,使出渾身解數,讓她離不開自己。

“停……”許婕妤雙手抵著他的胸膛。

那人哪裡聽她的話,見她還矜持上了,心中更加的激動,抓著許婕妤的肩膀,就要把人往床上按,嘴巴也往許婕妤的嘴巴上拱,“讓我好好親親你。”

許婕妤頭一扭躲過,那人親了個寂寞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