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宵月小說 > 都市 > 冷宮廢後養娃日常冷落月鳳城寒 > 第797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宮廢後養娃日常冷落月鳳城寒 第797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他到冷香宮和冷落月還有小貓兒用了晚膳,在小貓兒的挽留下離開冷香宮,去了禦書房批奏摺。

天倫之樂也不是能白享的,要靠熬夜來還。

翌日,鳳城寒正要召三司議事,便收到了戰雄和鳳城夜在牢中畏罪自儘的訊息。

戰雄還在天牢的石壁上,留下了謝罪血書,血述了自己的罪過,提得最多的對不起皇上,辜負了皇上的信任,唯有一死謝罪。

鳳城寒站在滿是血腥味兒的死牢中,看著戰雄所書謝罪書,這謝罪書乃他咬破手指而寫,但一筆一劃卻十分工整,連筆顫都冇有,足見書寫之人的強大意誌。

看完後,鳳城寒看了一眼,被人放在石床上的戰雄,他閉著眼,頭上有一個大窟窿,那是他在牆上撞出來的,他用撞牆結束了自己的性命。

看完戰雄,鳳城寒便又去了隔壁。

鳳城夜躺在冰冷的石床上,脖子上纏著他的褲腰帶,眼珠子凸出,張著嘴,滿臉都透著不甘心。

“你說他是畏罪自儘的?”鳳城寒聲音冰冷帶著嘲諷。

大理寺卿乾嚥了一口,彎著腰回道:“大理寺的天牢固若金湯,外人進不來,發現鳳城夜死的時候,他雙手還捏著褲腰帶的兩端,顯然、顯然是用褲腰帶勒死了自己。仵作也驗過了,也隻有脖子上那一道致命的勒傷。”

雖然他也覺得以鳳城夜的為人,他不像戰雄那樣,能有魄力自我了結。但是若說鳳城夜不是謝罪自儘,那便是這固若金湯的大理寺天牢進了外人,勒死了他。

那便是大理寺失職,內部出了問題,每個人都脫不了乾係。

“嗬……”鳳城寒冷笑出聲。

大理寺卿和看守天牢的人,頓時覺得膝蓋一軟。

鳳城夜絕對不是畏罪自儘的,因為他冇那個膽子自儘。

鳳城寒耳邊又響起,他走日離開時,鳳城夜跪在地上抓著他的衣袍哀求他的話,“皇兄我錯了,我再也不敢了,我不想死,求你饒了我,你饒了我吧!我們是兄弟啊……”

白天還在向他求饒,晚上又自儘在了牢裡,這不是鳳城夜能乾出來的事。

而殺鳳城夜的人是誰?鳳城寒隱隱也能猜出來。

他走到石床邊,麵無表情地看著床上的鳳城夜,毫不忌諱地抓著他捏成拳頭的手,看著上手的淤青,看著大理寺卿厲聲道:“這樣你們還敢跟朕說他是畏罪自儘,你們大理寺的人都當朕是傻子嗎?”

鳳城夜手上的淤青,明顯是死前被人用力捏著所致。

“皇上息怒,皇上恕罪。”大理寺的人見皇上發現了,自知瞞不過去,跪了一地。

“是臣疏忽,輕信了仵作的話,冇有仔細檢視叛賊屍首。”大理寺卿直接把鍋甩到了仵作頭上。

也是仵作不在場,不然定要跳起來罵他。

“臣立刻便從大理寺內部開始徹查,定會將大理寺內的內鬼和凶手查出來。”大理寺卿信誓旦旦地道。若是外人進天牢的殺的鳳城夜,那大理寺中必定有接應的內鬼。

鳳城寒冷冷地盯著他頭上的烏沙道:“若是查不出來,你們大理寺的人就都彆乾了。大不了,朕今年開個恩科。”

若非抄家流放了十多個向鳳城夜投誠的官員,朝廷人手不夠,他定然現在就罷了大理寺這一乾人等的官。明明知道鳳城夜非自儘,卻為了逃脫責任,想要隱瞞掩蓋,欺瞞他,實在可恨。

“臣,遵旨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