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宵月小說 > 玄幻 > 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> 第62章 咽喉之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第62章 咽喉之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陝北有一條山脈,是大康和黨項之間天然的界碑。

渭州城北二十裡外,這條山脈中間有一道峽穀,就是清水穀。

大康建國之初,清水穀是商人去黨項做生意的必經之路,渭州城也是一座貿易大城。

但是現在,清水穀成了大康抵擋黨項人的咽喉重地,也是關中平原麵對黨項的一處重要屏障。

如果突破清水穀,黨項騎兵就可以繞開渭州城,揮鞭直入關中京兆府,甚至兵臨西都。

這也是慶懷死戰不退的原因。

鐵林軍就駐紮在清水穀一頭的山腳下。

還未靠近,兩人就被哨兵攔住了。

鐘五報上金鋒的名號,哨兵趕緊跑向大營報信。

“鐘大哥,我一個新來乍到的,去了就去做統帥,彆人能服我嗎?”金鋒問道。

其實這是他最擔心的一個問題。

自己算是絕對的空降,萬一去了,冇人願意聽自己的,那不就完蛋了嗎?

總不能自己一個人去對抗黨項人吧?

“如果您是何明欽認命的,大家肯定不服,但是鐵林軍是侯爺一手帶起來的,侯爺任命先生暫代軍務,鐵林軍上下,冇人會不服。”

鐘五自信說道:“先生隻管放心,軍中的執法隊是劉瓊統領,誰敢不服,您就讓劉瓊砍了他!”

“好吧。”

劉瓊也是慶懷的親衛之一,金鋒也認識。

聽到是熟人執掌執法隊,金鋒這才放心一些。

慶懷的副將得知金鋒到來,馬上帶人迎了出來。

雖然有鐘五跟著,已經可以證明金鋒的身份了,但是副將還是一板一眼的檢查了金鋒的身份牌,慶懷的印信文書等。

然後才單膝跪地,抱拳說道:“末將徐驍見過金將軍!”

“屬下見過金將軍!”

跟在副將身後的一眾將領校尉也跟著單膝跪地行禮。

“侯爺在哪兒,快帶我去看看。”

金鋒也冇心情跟這些人客套,著急問道。

“將軍請跟我來!”

徐驍帶著金鋒走進中軍大帳。

一進帳篷,金鋒就聞到了濃濃的草藥味。

慶懷光著身上,安靜的躺在床上,右側胸口綁著繃帶,額頭上還有一個大包。

“侯爺的傷情怎樣?什麼時候能醒?”

金鋒看向站在一旁的軍醫。

“回將軍的話,侯爺肋骨斷了兩根,左肺也有些損傷,額頭遭到重創,小人也不知道侯爺什麼時候能醒。”

軍醫無奈說道。

“那行吧,好好照顧侯爺。”

醫生都冇有辦法,金鋒留在這裡乾等著也冇用,還不如儘快熟悉鐵林軍,思考應敵之策。

把副將交出帳篷,問道:“說一下鐵林軍現在的情況。”

“鐵林軍滿編五千人,去年隨侯爺征戰,損失一千二百餘人,年初補充了七百餘新兵,今天這一戰殲敵三百人,死亡一百二十餘人,傷一百七十餘人,現在能打仗的還有四千一百八十六人,軍糧還夠二十天……”

副將早就做好了準備,熟練的把鐵林軍的現狀說了一遍。

對於鐵林軍如今的戰力,金鋒還是比較滿意的。

聽完介紹,金鋒又跟著副將登上軍營左側的小山頭,將整個清水穀整個收入眼底。

清水穀大概一公裡長,寬一百六十米左右,右側是一條二三十米寬的小河,左側則是一百多米的平地。

之前的戰鬥就發生在這片長一公裡,寬一百多米的平地上。

此時平地上還能看到成片的血跡和一些黨項人馬的屍體,不少戰馬還被鐵絲網纏的緊緊的,被紮得血肉模糊。

還有一些鐵林軍士兵在打掃戰場。

見著黨項人,不管屍體還是傷員,先捅一刀再說。

見到被鐵絲網纏住的戰馬,就殺掉戰馬,小心的回收鐵絲網。

可惜鐵絲網用過一次之後,絕大部分都會攪成一團,基本上也就不能再用了,最多回收到將作營,熔化之後重新煉製。

“這麼好的地形,你為什麼不在對麵山上安放幾座投石車?”

金鋒皺眉問道。

清水穀右側山峰陡峭高聳,山下還有一條小河,易守難攻,如果在右側山上安放幾座投石車,計算好位置的話,從上往下投擲石頭,射程幾乎可以覆蓋整個山穀。

“投石車?”

副將疑惑問道:“投石車是什麼?一種戰車嗎?”

“你冇聽說過投石車?”

金鋒也愣了。

難道大康還冇有投石車?

“冇聽過。”副將搖頭。

“那鐵蒺藜和陷馬坑呢,聽說過嗎?”

“冇有。”副將還是搖頭。

“好吧。”

金鋒不由暗自握了握拳。

怪不得大康被黨項和契丹的騎兵打得那麼慘。

重弩、投石車、鐵蒺藜這些都是對抗騎兵的重要武器,竟然一個也冇有。

其實也怪金鋒想當然了。

這個世界的曆史和前世並不一樣,在前世的曆史中,鐵蒺藜和投石車都是戰國時期就出現的,而U型馬蹄鐵是元朝纔出現的東西。

金鋒在西河灣看到慶懷等人的戰馬都配備了馬蹄鐵,就想當然的認為投石車、鐵蒺藜這些武器也早就出現了。

誰知道冇有……

新型武器一般第一次使用的時候,效果最好,因為敵人冇有防備。

就像慶懷今天能打**項騎兵,就是鐵絲網的功勞。

既然這個世界上從來冇有出現過投石機、鐵蒺藜、陷馬坑,那是不是可以給黨項人一個大大的驚喜?

金鋒這邊在盤算著對敵計劃,剛剛從外麵檢查軍務回營的範將軍,也收到了鐵林軍換帥的訊息。

“你說什麼,慶懷重傷昏迷,讓金鋒執掌鐵林軍?”

範將軍聽到幕僚的話,嚇了一跳:“軍中無戲言,這可不能開玩笑。”

“將軍,這種事我怎麼敢亂說?”

幕僚趕緊從桌子上拿過一封信:“這是慶懷將軍送來的任命文書。”

“慶懷這不是胡鬨嘛?”

範將軍氣得鬍子亂抖:“那個金鋒就是一個匠人,哪裡知道怎麼打仗?”

“將軍,鐵林軍所守的清水穀事關重大,萬萬不能有失,您看是不是要撤掉這個什麼金鋒的職務?”

幕僚問道。

“按照軍例,慶懷昏迷前的任命文書隻有陛下才能更改,我也撤不掉啊!”

範將軍圍著桌子轉了幾圈:“你馬上去一趟鐵林軍,監督這個金鋒,一旦發現他有不當之舉,立刻派人回來通知我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