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宵月小說 > 玄幻 > 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> 第418章 差點繞進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第418章 差點繞進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或許為了維持自己的廠長形象,左菲菲平時總是很嚴肅,哪怕在金鋒麵前,也隻是微笑居多。

可能隻有在母親麵前,纔會完全放開吧。

金鋒還是第一次見她做鬼臉,不由多看了兩眼。

左張氏之前就有意撮合兩人,一見金鋒如此,更加堅定了這個主意。

“先生,這是我自己做的米酒,先生嚐嚐。



左張氏拿過一個酒罈子。

她聽婉娘說過金鋒反對釀酒,主動解釋道:“食堂有時候會剩飯,我就讓菲菲買來一些,釀了些米酒,先生不要嫌棄。



鐵罐山如今人數那麼多,食堂剩飯在所難免,一般剩飯都摻著下一頓吃了。

但是夏天有時候米飯會變味,有一次好幾個人吃了都拉肚子,金鋒害怕引起集體中毒事件,就讓人買了幾頭豬送過來。

從此之後,變了味兒的剩飯,就摻著孩子們割的豬草餵豬。

左張氏弄一些剩飯釀酒,何況還掏了錢,金鋒自然不好說什麼。

笑著拿過一個陶碗,左菲菲非常有眼色的倒了一碗。

還彆說,左張氏釀的米酒很不錯,醇厚甘甜,金鋒一口氣把一碗全喝了。

“先生,多謝你救下我們母女,來,嬢嬢敬先生一杯。



左張氏說著,端起陶碗。

“我敬嬢嬢。



金鋒趕緊端起陶碗,一口而儘。

“菲菲,為娘也算讀過一些書,縱觀古今,尚未有女子能管理這麼大一個廠子的,先生這麼信任你,你也敬先生一碗。



左張氏又給金鋒倒了一碗米酒。

“菲菲敬先生,多謝先生信任。



左菲菲無奈,隻好也端起酒碗。

金鋒無奈,隻好舉碗跟左菲菲又喝了一碗。

接下來,左張氏找出各種理由給金鋒敬酒,金鋒一連喝了九碗,最後實在喝不下了,直接把碗扣下,左張氏這才放過他。

“先生不想喝,那就不喝了,來,吃菜。



左張氏給金鋒夾了個兔子腿,問道:“先生,我聽菲菲說,咱們的香皂都賣到京城了,連皇後孃娘都在用呢,是嗎?”

“對,用精緻木盒裝的那一批,就是專供皇室的。

”金鋒答道。

“真好,”左張氏歎了口氣:“菲菲她爹冇有福氣啊,要是早點遇到先生,也不會被縣令打死了。



“嬢嬢,我還不知道你們怎麼淪落到牙行的呢,方便說說嗎?”

金鋒放下筷子。

鐵罐山的姑娘,個個都是有故事的苦命人。

金鋒也冇時間一個個去瞭解。

左張氏歎息一聲,把左家的遭遇說了一遍。

金鋒聽完,心裡也不是滋味。

好好的一家人,就因為打了縣令兒子一拳,竟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。

大康的吏治已經腐朽到何種程度,可想而知。

“嬢嬢,回頭我讓人蒐集一下那個縣令為非作歹的證據,送到京城去告狀,幫你報仇!”

大康貪官太多了,金鋒一個人治理不了,但是既然遇到了,順手幫個忙他也不牴觸。

而且幫左家報了仇,左菲菲會更加忠誠。

也算是收買人心了。

“先生,我娘隻是隨便感慨一聲,先生不要放在心裡!”

左菲菲聽金鋒這麼說,臉都嚇白了。

士農工商,鐵匠是工,商會是商。

如果冇有爵位的話,金鋒哪怕再有錢,地位也非常低下。

以民告官,不管對錯先打二十大板再說。

“菲菲說得對,我是胡說的,先生可不敢胡來。



左張氏也緊張的直襬手:“自古以來,民不與官鬥,咱們惹不起縣令老爺的。



她和左菲菲好不容易纔逃離牙行的噩夢,在鐵罐山重新開始生活。

金鋒要是摺進去,她們娘倆的好日子就到頭了。

這次她們運氣好,遇到了金鋒,下次還有這麼好運嗎?

左張氏不敢賭。

“你們彆緊張,我肯定不會亂來的。



金鋒伸手往上指了指:“我上麵有人,要不然能把香皂賣到皇宮嗎?”

左張氏頓時露出狂喜之色。

左菲菲也陷入沉思。

她之前一直以為香皂能賣到皇宮,是因為香皂的稀有和獨特,現在金鋒這麼一說,纔回過神來。

天下稀有的東西太多了,能把東西送進宮裡,本身就是一種本事。

“先生真有辦法?”

左菲菲激動的都顧不上忌諱了,一把抓住金鋒的手。

殺夫殺父之仇,要說母女倆不想報仇是假的。

但是之前冇有辦法,隻能把仇恨壓抑在心中。

“青山縣令背後的靠山是誰,你們知道嗎?”

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,動手之前,金鋒也要先瞭解對手。

如果真是大有來頭,他也不會莽著頭往上衝。

“這個我知道,我聽菲菲爹說過。



左張氏說道:“戎州縣令好色成性,青山縣令有個妹妹頗有姿色,嫁給了戎州郡守做小妾。



金鋒微微點頭,心裡有了譜。

以色娛人者,色衰則恩馳,這種關係是最不牢靠的。

戎州郡守若是真的好色,說不定現在已經移情彆戀,不喜歡這個小妾了。

就算依舊喜歡,問題不大。

慶慕嵐被圍五郎山,就發生在青山縣,金鋒都不用親自動手,隻要跟慶慕嵐說一聲,慶慕嵐就會去收拾青山縣令。

戎州郡守再牛,還能乾得過州牧慶鑫堯?

不過金鋒冇有把話說死,隻是點頭說道:“我等下就派人去蒐集青山縣令為非作歹的證據,一旦找到實證,儘快派人送到上邊!”

“多謝先生!”

左張氏推開凳子,起身給金鋒行了一禮:“先生,你若能給我們孤兒寡母做主,我願將菲菲許配給先生,以報先生大恩!”

“使不得!”金鋒有些無語:“嬢嬢這麼一說,好像是我貪圖菲菲才管這事似的。



“我知道好多人說菲菲是不祥之人,先生若是忌諱,不必納菲菲為妾,收了做個丫鬟,讓她伺候先生,能報恩便行。



左張氏畢竟活了幾十年,看人的本事還是有幾分的,知道金鋒是個重情義的人,直接來了一手以退為進。

“嬢嬢,你誤會了,菲菲臉上的紅斑不過是一種皮膚病,不是什麼不祥之人。



金鋒說道:“以後說不定就自己消失了。



“先生不嫌棄菲菲?”左張氏問道。

“當然不嫌棄!”

“那先生同意娶菲菲了?”

“同……等會兒,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娶菲菲了?”

金鋒哭笑不得道。

米酒雖然度數低,喝起來甜絲絲的,可是喝多了也會醉的。

金鋒現在頭就有點兒暈,差點被繞進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